分类 万达平台登陆 下的文章

来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原标题:以军突然承认11年前摧毁叙利亚核设施 究竟有何端倪?

[导读]

一:苦心经营的核设施被以色列摧毁,叙利亚却并没有采取军事报复行动。

二:这次军事行动已经过去了11年,以色列为什么今天突然旧事重提呢?

以军展开军事行动(来源:央广网)以军展开军事行动(来源:央广网)

中国之声《晚高峰观军情》3月24日电(记者 周宇婷)以色列军方近日首次披露了11年前的一次军事行动。2007年9月5日夜间至6日凌晨,以军摧毁了叙利亚正在代尔祖尔省秘密建设的一个核设施。以军为何选择此时承认并公布当年军事行动的细节?CNR国防时空军事观察员王宝付将为您做深入解析。

以色列军人(来源:中国军视网)以色列军人(来源:中国军视网)

2006年,以色列军方情报部门发现,叙利亚正在沙漠中一个秘密地点建设核反应堆。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要把这个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讨论,但以色列却决定先发制人,采取军事行动直接摧毁叙利亚的核设施。CNR国防时空军事观察员王宝付介绍,以色列从来不会坐视中东地区其他国家拥有核武器。

以色列跟叙利亚这是宿敌,一直到今天为止,实际上以色列和叙利亚还存在一个巨大的争端,就是戈兰高地的问题。从几次中东战争来看,两国一直是尖锐对立。

以色列认为叙利亚如果发展核武器,或者是拥有核武器,对他会构成一个非常大的威胁,所以以色列在中东地区处在阿拉伯国家的包围之中,像叙利亚这样的敌对国家,拥有了核武器,或者是发展核武器进展比较快的情况下,以色列必须在他能够完成之前把它摧毁掉,这是关系到以色列的生存利益,所以以色列采取军事行动。而以色列跟叙利亚又是近邻,从情报各方面,以色列都长期跟踪叙利亚核设施的发展情况,所以掌握的情报也比较准确,一直采取行动,把叙利亚的点给拔掉。

CNR国防时空军事观察员王宝付介绍,这一次军事行动,像过去以色列历次军事行动一样,包括当年偷袭伊拉克的核反应堆,实际上做法、打法是一样的,以色列多少次在中东类似的军事行动都是成功的,这一次突袭叙利亚的核反应堆也是成功的。

苦心经营的核设施被以色列摧毁,叙利亚却并没有采取军事报复行动。CNR国防时空军事观察员王宝付认为,叙利亚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因为当时以色列采取军事行动的时候,以色列拒绝承认这个军事行动是他做的,因为那个时候我们都知道国际社会一直在监视着叙利亚,不允许叙利亚作为一个核不扩散签约的国家,去发展这些东西。

当时叙利亚在遭到打击之后,叙利亚也拒绝承认这个地方是核反应堆,是一般的军事设施遭到不明真相的外部势力的打击。实际上叙利亚本身是知道谁做的。但是如果他承认是核设施,会引起国际社会对他的强烈批评或者是质疑。

CNR国防时空军事观察员王宝付介绍,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以色列又断绝承认,也不说不是他做的,叙利亚又承认它不是核设施,所以叙利亚方面怎么采取报复的行动呢?而且当时对叙利亚来讲也没有这种对以色列进行报复和打击,所以这个事情就不了了之了,所以当时从公开报道来看,就像一笔糊涂账一样,就这么了结了。

这次军事行动已经过去了11年,以色列为什么今天突然旧事重提呢?CNR国防时空军事观察员王宝付认为,以色列是想借这件事威慑目前同样在开发核技术的伊朗。

CNR国防时空军事观察员王宝付介绍,以色列过去历来是那种模糊的态度,现在以色列军方公开承认,而且披露了一些细节,这是为什么?与当前的中东形势有关系。以色列从国家战略的角度来讲,一直认为伊朗是以色列在中东地区当前最主要的对手,伊朗也是这样,把以色列作为主要对手。

所以以色列选择在这个时候,你看我当年具备这样的力量,现在军方又公开讲,我未来也不允许任何国家,特别是我在中东的敌人,暗指伊朗你同样有这样的能力。而现在国际社会我们也都知道,关于伊核协议已经谈下了这么多年,虽然特朗普政府对这个协议曾经一度有质疑,曾经威胁要放弃等等,但是目前为止,伊核协议还在保存。所以以色列认为对伊朗的核问题,他是不放心的,选择这个时候公布当年的细节,目的就是威慑伊朗。

但是我们也知道,伊朗可不是叙利亚,伊朗的实力比当年的叙利亚大得多,一个八千万人口的国家,又有比较强的国防工业能力,所以以色列一旦真的像当年对付叙利亚那样,对伊朗采取类似的行动,中东恐怕会有大乱,特别是几个热点,现在也门也好、叙利亚也好,黎巴嫩南部也好,恐怕都会战事再起。所以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想法。但是从以色列公布这个细节可以看出,他是不允许伊朗具备这种能力。

(图片来源于网络)

来源:“大白新闻”微信公众号

2018年3月19日,黑龙江省长陆昊被任命为国务院新组建的自然资源部部长。据悉,其曾被媒体报道称是最年轻的省长。如今,其又成为国务院最年轻的部长。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还注意到,近日,黑龙江当地媒体以《五年,陆昊与黑龙江》为题,回顾了陆昊在白山黑水间的工作成绩,并表达祝福:“再见,陆昊省长!你好,陆昊部长!”

2016年3月,黑龙江代表团开放日上,记者们追着省长陆昊不停发问。

黑龙江省长陆昊出任自然资源部部长

3月19日上午,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第七次全体会议任命陆昊为新组建的自然资源部部长。

公开资料显示:陆昊,男,汉族,1967年6月生,籍贯上海,1985年5月入党,1989年8月参加工作,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国民经济计划与管理专业在职研究生学历,经济学硕士,高级经济师。

1985年9月—1989年8月,陆昊在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国民经济管理学专业学习,曾是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系学生党支部书记。1989年8月—1994年2月,其是北京制呢厂的职工、厂属金时代呢绒时装厂副厂长、厂长助理。

1994年2月—1995年11月,陆昊成为北京制呢厂副厂长,1995年11月—1998年12月任北京制呢厂厂长、党委副书记。1998年12月—1999年8月,陆昊任北京纺织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常委、董事、副总经理。

1999年8月—1999年11月,陆昊转任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后任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主任、党组书记、海淀区委副书记,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海淀区委副书记。

2003年1月—2003年2月,陆昊任北京市副市长,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2003年2月—2003年9月,任北京市副市长,市委工业工委书记、市经委主任。2002年3月—2003年3月,其还挂职任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党组成员、总经理助理。

2003年9月—2008年4月,任北京市副市长。2008年4月—2013年3月,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2013年3月—2013年6月,陆昊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副省长、代省长,省政府党组书记。2013年6月,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省政府党组书记。

据了解,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新组建的自然资源部将国土资源部的职责,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组织编制主体功能区规划职责,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城乡规划管理职责,水利部的水资源调查和确权登记管理职责,农业部的草原资源调查和确权登记管理职责,国家林业局的森林、湿地等资源调查和确权登记管理职责,国家海洋局的职责,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的职责整合,组建自然资源部,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自然资源部对外保留国家海洋局牌子。

“再见,陆昊省长!你好,陆昊部长!”

近日,黑龙江当地媒体以《五年,陆昊与黑龙江》为题,回顾了陆昊在白山黑水间的工作成绩,并表达祝福:“再见,陆昊省长!你好,陆昊部长!”文章称,“五年,对于一个人来说,意义重大,而对于一个省的发展来说,更是如此。”

文章称,五年,韶华过往,似水流年。五年,在即将卸任的陆昊省长执政期间,黑龙江省的经济形势陆续好转,GDP增速从5.6%回升至6.4%。尽管和全国的平均水平还有差距,但对于黑龙江来说,实属不易。

1

执政五年GDP增速四年来最好

2013年,陆昊出任黑龙江省省长,当时的黑龙江已经被中国GDP平均增速甩在后面,增速最低时仅为5.6%。5年后,该数据回升到6.4%,逐步缩小了与全国GDP的差距。

支撑GDP的相关数据,也从陆昊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得到了一一体现: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分别增长7.1%、7.8%、城镇新增就业351.2万人、公共财政收入扭转连续两年负增长局面,2017年增长11%。

2

改革先行前思想先行

在陆昊履职之初,时任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研究员易鹏曾对年轻干部发表过相关看法:“年轻干部思维比较开阔,思想比较活跃,接受新生事物能力非常强。坦率说,黑龙江的发展,最大的屏障就是思想不够解放,还是否保守思想。”

实际上,陆昊在出任黑龙江省省长后,其行事主政风格,也给黑龙江带来了很大的变化,据相关数据显示,主抓经济出身的陆昊,到任后,陆续对国企、金融进行深化改革。

面对龙煤集团生产经营极度困难,陆昊带领相关部门大力推动改革脱困,组织化带农地带林地分流富余人员,三次化解82亿元短融兑付引发的资金链断裂风险,保住了企业生存,在册职工净减少8.1万人、超过三分之一,由亏损55.3亿元到盈利21亿元。

59户驻省央企“三供一业”分离移交。在全国率先开展厂办大集体改革,3000多家企业基本完成。一重集团大力度推进改革,效益大幅增加。建龙集团入主北满特钢实现混改重整。哈药集团引进战略投资。农垦、森工引资270亿元、105.7亿元,确定改革方案并开展试点。

境内外主板上市企业新增11家,新三板挂牌企业新增97家。引入4家境内外银行、9家保险分公司、16家证券分公司。

40家农信社改制为农商行。

新成立哈尔滨、绿地2家股权金融资产交易中心,1300多家企业挂牌。储备总投资规模5927亿元的PPP项目627个。

政府和企业借助资本市场发展的意识和能力明显增强。

3

个性不重要实事求是才是前提

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有记者提问陆昊是“个性省长”,陆昊很直接的回复:“个性不重要,实事求是才是前提。”随后,他便脱稿20多分钟,用了100多组数据,细致分析了黑龙江经济结构中存在的机遇与挑战。

就是这样对基本业务的了解,让其在日后的工作中更加努力研究黑龙江本地的GDP现实,实现了很多重大创新与进展。

在他的带领下,黑龙江省各项指标实现飞跃式发展,连续在港澳台、欧美、日韩、澳新等举办88场大型经贸交流活动。实际利用外资268.1亿美元,是上一个五年的1.8倍。

落实“三去一降一补”任务。关闭煤矿363处,退出煤炭产能2938万吨,钢铁、水泥淘汰落后产能675万吨、129万吨,近两年商品住宅库存减少2323万平方米。

通过税收优惠、清理涉企收费、降低贷款利率、推进电力直接交易、降低运输成本、降低失业保险缴费比例等措施,为企业降成本807.2亿元。

4

文化强省让黑龙江越来越美好

五年来,在陆昊的推动下,黑龙江省在省内外举办115场大型推介活动,与各类新媒体结合,整体推出夏季观光、体验、功能、休闲四大类10大主题,冬季独特而具有震撼力的冰雪景观与专业非专业相结合、运动体验娱乐相结合的10大主题旅游产品。

举办哈尔滨国际马拉松、速滑世界杯、世界单板滑雪锦标赛、F1摩托艇赛等高水准国际体育赛事。哈尔滨“音乐之城”建设取得重大进展,影响力大幅提升。

连续举办中俄文化大集、中俄文化艺术交流周。中俄工科、医科、东北和远东及西伯利亚等3个大学联盟开展机制化交流活动,与圣彼得堡大学共建5个中心。

与圣彼得堡音乐学院合办哈尔滨音乐学院,与苏里科夫美术学院共建中俄美术学院。

区域合作。现区域内配套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多项工程项目加速推进……

文章最后说:“五年时光,白驹过隙;未来已来,期待更好”。文尾还有“再见,陆昊省长!”“你好,陆昊部长!”的字样。

[资料来源:经济日报、北京日报、中国经济网、新华网、黑龙江头条等]

责任编辑:张义凌

原标题:新财长刘昆:与何立峰同窗,最大挑战是防范地方债务风险

作者:林小昭 陈益刊

3月21日,62岁的财政部部长刘昆来到阔别一年多的财政部,开始了他的新征程。

摆在这位财税“老将”面前的,不仅仅是如何管控好30多万亿元的政府“钱袋子”,而且还有财税改革4年多来,剩下的一块块最难啃的“骨头”。

“四高干部”

3月19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第七次全体会议。大会经投票表决,任命刘昆为财政部部长,他因此成为中国第13任财长。

2016年6月,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的刘昆,参加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2016年6月,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的刘昆,参加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1956年底出生的刘昆祖籍广东,成长于福建云霄县,小时候曾因为家里没钱,上不了中学,以至于见到学校就绕着走。少年时,刘昆曾在刻印店当学徒,其中一项工作是帮收购旧书的小摊贩分拣旧书,而他也在长期的翻拣中完成了中学基础教育。

1977年恢复高考后,在云霄县第二轻工业局综合厂当工人的刘昆,报名参加高考。在一篇回忆录中,刘昆谈及当年的高考志愿选择:第一志愿是厦门大学中文系,第二志愿是厦门大学历史系。第三志愿不好找,挑了河北地质学院(今河北地质大学)的会计专业。不过老师提醒他:河北那么远,路费够呛。为了节约路费,刘昆把第三志愿改为厦门大学财政金融专业,没想到还是最后一个专业定了终身。

值得注意的是,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也是祖籍广东、出生成长于福建,和刘昆是厦门大学经济系财政金融专业1978级同窗。厦大财政学是目前中国财政专业的翘楚,该校邓子基先生是中国财政学界的权威“泰斗”,其所提出的“国家分配论”对我国公共财政影响甚广,财金系统不少官员亦出自于该校财政专业。

1982年从厦大毕业后,刘昆进入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工作,历任综合处副处长、综合一处处长、办公厅副主任等职务,2001年任省府副秘书长。从2002年10月开始,担任广东省财政厅厅长长达8年之久,直到2010年7月升任广东省副省长。

身处对外开放前沿的广东,刘昆亲历了广东改革开放过程中许多的重大事项,曾参与广东国际信托公司的破产、粤海公司重组等金融风险的处置,还有广东财政管理和改革等一系列工作。

其中,在主持广东地方财政工作的8年间,身高1.87米的刘昆,因为其“政冶觉悟高、领导能力高、政策水平高以及’海拔水平’高”而在全国财政系统赢得“四高干部”的美誉。

这期间,广东财政改革相继完成了统一岗位津贴、清产核资、清理单位银行账户、清理行政性资产,深化“收支两条线”管理等任务,并开创性地进行了预算指标管理系统和国库支付系统的整合,实现了预算编制与执行的衔接,形成部门预算与国库集中支付改革相互推进的局面。另外,还推行了综合预算试点和加强政府采购预算编制。广东财政改革多项突破走在全国的前列。

“这8年是广东财政改革最艰巨的8年。”广东省财政系统人士此前对第一财经表示,刘昆任职广东财政厅长期间,在推动财政改革、加强财政管理做了大量工作,包括农村收费改革、政府资产统一管理、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财政循环监管体系、政府采购的“两个竞争”(供应商竞争和中介竞争)等,其力推的财政绩效管理评价更是全国首个,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全国财政系统,公认的财政硬碰硬的改革,数广东做得最多。

此外,刘昆在地方融资平台的规范管理方面也很有经验。“防范地方政府财政风险是他的强项。”“当时他在任的时候,广东每年都有新的财政改革举措。”该人士说,广东是全国改革开放先行先试的前沿地区,广东所碰到的财政管理问题也是全国其他省市所可能碰到的问题,财政部要推什么改革,往往都会先到广东来调研取经。

2010年7月,刘昆升任广东副省长,分管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编制、监察、民政、统计、物价、法制等工作。2013年5月,在广东工作了31年后,56岁的刘昆北上进京,担任财政部副部长。主要分管国库司、经济建设司、监督检查局、财政部驻各地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信息网络中心。

2016年底,刘昆离开财政部,担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正部长级)。不过仅仅一年多后,刘昆重回财政部担任部长一职,全面主持财政部工作。这位财税“老将”将如何带领财政部门应对接下来的工作挑战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挑战重重

摆在刘昆面前的最大的挑战是如何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今年三大攻坚战之首就是防风险,其中就包括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防范化解地方债风险一直是财政部主抓工作之一,刘昆在财政部担任副部长时也力推化解地方债风险。

防范地方债风险根子在畅通地方政府举债渠道,2015年新预算法实施后,地方政府合法举债唯一渠道是地方政府债券,而刘昆主管的国库司则主要承担指导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工作,给地方政府举债“开前门”,地方政府新增债券连年增加,削减了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动机,支持地方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除了地方政府新增债券外,财政部在2015年推出的发行政府债券置换非政府债券形式的存量债务(下称置换债券),也极大降低了地方政府偿债压力,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称置换债券降低地方政府利息负担1.2万亿元。这避免了地方政府资金链断裂,化解了许多长期积压的“三角债”,降低了金融系统呆坏账损失。

2018年是地方政府置换债券发行的最后一年,按照财政部数据,今年置换债券置换额度约1.72万亿元,这是置换债券中最难啃的骨头,如何顺利完成置换任务,也是市场关注焦点。

刘昆此前主管的财政部驻各地的专员办成为监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重要力量,去年以来重庆等多地公开处罚相关官员违法违规举债担保,正是专员办核查后向各省市反映情况,并提出处理建议。

早在2016年2月的一次研讨会上,刘昆就指出我国经济运行风险的重点是地方政府债务和金融风险,并提出解决策略。2年过去后,当刘昆以财政部部长的身份重回财政部时,他将如何带领财政部来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尤其是隐性债务值得关注。

目前我国债务风险总体可控。财政部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末,我国政府债务余额为29.95万亿元,其中中央财政国债余额13.48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47万亿元,政府负债率(债务余额/GDP)是36.2%。相比2016年的36.7%有所下降。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冯俏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财税改革重任除了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之外,还有正在推进中的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

这项改革是这一轮深化财税改革三大任务之一,也是最难啃的骨头,此前一直被财税专家认为推进速度最慢的一项改革。

2016年国务院出台了央地权责划分改革方案,这是一份为今后一个时期科学、合理、规范划分各级政府提供基本公共服务职责的综合性、指导性和纲领性文件。今年2月首个细分领域——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央地权责划分改革方案公布,这意味着央地权责划分开始迈出实质性步伐,2019年1月1日起实施也预示着今年是这18项基本公共服务领域央地权责划分改革的关键之年。除此之外,财政部今年还将重点推进教育、医疗卫生、交通运输、环境保护等领域的权责划分改革。

央地权责划分改革是一项庞大的系统性工程。推进这项改革,需要总体规划、统筹推进。这一改革的推进,需要财政部协同其他部委共同推进。刘昆深谙改革需要部门间合作。

刘昆在广东财政厅主政期间,力推财税改革,取得不少成绩。他在介绍自己当时工作经验时说,“许多改革,单靠我们自己是做不下去的,大家努力,效果会较好。为了做好事情,我们都会请人大、纪检委、发改委、监察厅、审计厅,包括央行来一起做。有些话,他们说比我们说好,比我们管用。”

摆在刘昆面前的任务远远不止这些。

比如,今年备受关注的个人所得税改革将实施,财政部负责具体改革方案的设计,个税起征点提高到多少合适?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如何实施?

“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勇气,也离不开智慧和专业支持。”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责任编辑:张义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