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万达登录平台 下的文章

相关新闻:

4月4日晚间消息,针对今日头条因播出有违社会道德节目等问题被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约谈要求整改一事,今日头条称将逐一落实各项管理要求,全面深入自查自纠,并推出五大重点整改措施,包括对网站低俗、暴力、色情等内容立即下线;暂停新注册用户上传视频,全面排查现有账户;建立追责机制,重新梳理管理制度流程;扩充审核人员队伍等。

以下为今日头条声明全文:

依照国家广播电视总局4月4日的通知要求,今日头条旗下视频产品将严格依据《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进行整改。整改期间,我们将逐一落实各项管理要求,全面深入自查自纠,以严肃认真的态度,全面加强网站业务和人员管理,全力达到社会和广大网民的期望,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1、今日头条将全面清查站内内容,进一步提高标准,对网站上的低俗、暴力、血腥、色情、有害问题内容发现立即下线。

2、暂停新注册用户上传视频,全面排查现有账户。对上传违法违规有害内容的,采取封禁上传功能、永久封号等处理措施,从严处置,绝不姑息。

3、内部建立追责机制,重新梳理管理制度、审核流程,在删除的违规视频中提取相关内容,进行全员普及培训,提高一线审核人员的社会责任感,提升其对违规内容的敏感意识。做到有标准必落实、有问题必重视、有违规内容必查删。

4、进一步扩充审核人员队伍,对每日上传视频数进行总量控制,保证视频总量与审核能力相匹配。

5、坚持积极、向上、健康的产品导向,建设正能量的视频内容池。广泛引入社会监督力量,直接接受全社会监督。

感谢社会各界对今日头条的关心和指正,感谢监管部门给予的指导和帮助。我们充分认识到作为平台型企业肩负的重要社会责任,对于因为我们的问题给用户和公众带来的不良影响,我们深表歉意。我们会以此次整改为契机,再次加强全员企业社会责任教育,努力为社会打造价值观正确、正能量充沛的短视频平台,记录美好生活和伟大的新时代。

俄媒称,4月2日,中国首个目标飞行器——天宫一号流星般从天外“回归”,结束了长达7年的太空之旅。自2016年起轨道上已有中国第二座空间实验室天宫二号。

▲雷达追踪到天宫一号的最后影像(美国《纽约时报》网站)

据俄罗斯卫星网4月2日报道,俄罗斯宇航科学院院士亚历山大·热列兹尼亚科夫认为,中国航天技术快速发展,不仅在载人航天领域,中国在该领域取得的成就和进行的实验值得密切关注。

热列兹尼亚科夫称:“近几年来,中国太空计划快速发展,取得了大量成就。以轨道空间站为例,天宫二号已飞行2年,进行了一系列实验,明年将开始建造多模块空间站。”

▲天宫二号实验室示意图

他提及到其他的重要项目,如拟飞往月球的“嫦娥五号”探测器,其将登陆月球,并带回少量月球土壤往回地球。此外,还有中国火星探测计划。

热列兹尼亚科夫认为,发展中的中国应用卫星发射计划值得关注。他指出:“中方正在积极地从事应用卫星发射计划的工作,并已经发射大量的卫星,进行了一系列实验,包括量子通信卫星和观测其他星系的卫星。”

他还补充称:“中国的太空计划快速发展,它将带来更多惊喜。现在中国是太空大国,中国太空计划已经遥遥领先于日本和欧洲的计划。”

另据俄罗斯卫星网4月2日报道,俄罗斯航天政策研究所所长伊万·莫伊谢耶夫表示,如果2024年后决定停止国际空间站运行,则中国可能成为拥有空间站的唯一国家。

▲国际空间站(维基百科)

莫伊谢耶夫表示:“至于中国进一步载人航天计划,则是计划建立一个多舱站。建成后,它将是我们‘和平’号空间站一半大小。计划于2020年开建,2024年完工。它应包括3个舱和2个为航天飞船或增加新舱室的对接节点。”

因此,该专家指出,如果国际空间站伙伴国未就延长空间站运行问题达成协议,则中国的轨道综合体可能成为近地轨道上唯一的此类设施。

莫伊谢耶夫称:“如果国际空间站2024年结束运行,尽管正在就延长其运行至2028年进行谈判,并且许多人倾向于采取该决定,俄罗斯仍有选择:或是建设自己的空间站,或是终止国际共同载人航天计划。”

他提到,目前提出了将俄罗斯新舱室脱离与国际空间站的对接以便建立俄罗斯国家轨道站的方案。其是指多功能实验舱“科学”号、节点舱和科学动力舱。计划最近几年将上述舱发射到国际空间站。据该专家称:“在这样的情况下,总容量将略小于中国的轨道站。我们有2个全尺寸舱和1个小舱室,但这都是同一级别的两个站。”

▲资料图片:2017年4月22日,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大厅大屏幕显示天舟一号与天宫二号自动交会对接画面。(新华社)

原标题:中石油集团原副总汪东进接替武广齐,出任中海油党组副书记

汪东进汪东进

澎湃新闻()4月3日获悉,现年55岁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石油集团)原副总经理、党组成员汪东进,已调往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油)担任董事、党组副书记。

中海油官网已更新上述人事变动。4月2日晚间,中国石油(601857.SH;00857.HK)公告称,汪东进因工作岗位调整,辞去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董事及总裁职务,同时卸任董事会投资与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

此前,中海油党组副书记由该公司“第一副总经理”、中海油“老人”武广齐担任。武广齐生于1957年8月,已超期服役半年有余。

中海油是中国最大的海上油气生产商,1982年2月成立于北京。目前,由年近57岁的杨华担任中海油董事长、党组书记,60岁的刘健担任总经理、董事、党组副书记,两人在中海油的工作经历均超过30年。

汪东进在石油天然气行业拥有超过30年的工作经验,曾长期从事油气勘探开发工作,其中海外业务经验尤为丰富。1982年,汪东进毕业于华东石油学院开发系石油钻井专业,获学士学位, 2012年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石油工程管理专业博士研究生,获工学博士学位,休斯顿大学EMBA,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1995年7月,汪东进出任江苏石油勘探局副局长。1997年12月,任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副总经理、大尼罗国际作业公司(苏丹)总裁、中油国际(尼罗)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三年后兼任中油国际(哈萨克斯坦)有限责任公司、阿克纠宾油气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2002年10月,出任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2004年4月,出任中石油集团总经理助理兼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2008年9月起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党组成员。2014年5月至2018年3月,任中石油集团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兼股份公司副董事长、总裁。

中石油官网消息,3月26日,汪东进以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股份公司总裁身份与来访的俄罗斯诺瓦泰克总裁米赫尔松、法国道达尔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潘彦磊在北京举行三方会谈,就推进LNG合作项目深入交换了意见。这是汪东进最后一次以上述头衔出现在公开报道中。

原标题:白宫发言人称美俄总统曾商可能会晤地点 包括白宫

中新网4月3日电 综合消息,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曾与俄总统普京讨论了进行双边会晤的可能性,并商讨了一系列可能举行会晤的场所,但目前没有更多的消息。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7年7月7日,德国汉堡,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资料图:当地时间2017年7月7日,德国汉堡,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

报道称,桑德斯指出,3月20日特朗普与普京举行电话会谈后已经表示,双边会晤可能会举行。据称,俄美领导人讨论了一系列可能举办会晤地点的问题,包括白宫在内。她同时表示,“目前我们没有任何可以补充的消息。”

此前,俄罗斯总统助理乌沙科夫表示,3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普京曾通电话。期间,特朗普提议在华盛顿举行两国总统会晤。

乌沙科夫说,这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积极的想法”。但电话交谈过后,俄美之间发生了互相驱逐外交人员的事件。所以两国总统进行会面的准备工作还未开始。

乌沙科夫说,俄方希望启动这一工作。因为这“对俄美两国和国际社会都非常重要”。希望美国方面不会收回建议并拒绝就举行两国总统峰会进行讨论。

不过,普京发言人佩斯科夫则对俄美首脑会晤泼冷水,他向美媒表示:“什么具体的都没有,关于此议题的讨论还没有开始。”

3月20日的俄美总统电话会谈结束后,俄方发布的公告中提到了“双方讨论举行会面的问题”。随后,特朗普在社交网站表示,“与俄关系和睦是一件好事”。

扎克伯格扎克伯格

相关新闻:

北京时间4月2日晚间消息,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显然不同意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Tim Cook)对Facebook信息泄漏事件的评价,扎克伯格周一在接受采访时称,库克的评价很肤浅。

Facebook不久前承认,英国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违规获得了5000万Facebook用户的信息,并成功地帮助特朗普赢得了美国总统大选。

该事件曝光后,Facebook遭到用户、分析师和监管部门的强烈指责。苹果CEO库克上周对此表示:“我们从来不认为这种事情应该存在,这些数据资料包含了特别深度的个人信息,从不同的来源收集后被打包在一起。如果把消费者作为我们的产品,我们可以赚一笔巨款,但我们选择不那么做。”

言外之意,Facebook是一项免费服务,用户成为产品被卖给广告主。而库克认为,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苹果身上。

对此,扎克伯格今日在接受采访时称:“我看到了那条评论,说如果用户不向我们付费,我们就不在乎他们。这种说法是极其肤浅的,与事实也不符。”

“实际情况是,如果你想打造一项服务,帮助世界上的每个人保持连接。但是,其中许多人承受不起这项费用。为此,像其他许多媒体一样,为了提供这项服务,采用广告支持模式是唯一的理性模式。”

扎克伯格同时强调,他做决定时,更多地是基于“对社区产生怎样的影响”,而基于广告方的考虑很少。(李明)